峰会笔记丨高峰圆桌:国际酒店品牌本土化发展策略 - 酒店资讯 - 酒店高参

峰会笔记丨高峰圆桌:国际酒店品牌本土化发展策略

2019-09-19 17:01:03  •  酒店资讯
【酒店高参】“中国经济影响世界格局”这句话无不暗示着中国市场的巨大消费潜力与机遇

01.jpg

凯帝集团亚太区总裁贾琼女士:大家上午好,我相信现在我们七个人来到台上,台下的各位酒店职业经理人会深呼一口气,刚刚花总提到了三次担心自己的人身安全,今天可能走不出这个场,而蒋总叹了五口气。我们公司主要做国际酒店品牌在亚洲的酒店品牌引入和酒店收购的,对于刚刚他们的言论我不是很同意。台下的各位酒店职业经理人,这一场圆桌,我们将讨论国际酒店品牌本土化的发展策略。我们来说一下为什么他们的观点表示不认同。

我先自我介绍一下,凯帝国际是英国凯帝集团,我们主要做国际酒店的引入和并购,大约占了全球国际酒店并购市场的1/3。我们看着各个国际酒店品牌来到中国恋爱、结婚,其实我作为红娘,我对他们来到中国之后的婚后生活,如何落地,是否水土相服很感兴趣,今天我们请了6位酒店业的大咖,给我们分享一下他们的经验。首先给大家一分钟时间做简单的自我介绍。

凯悦逸扉酒店董事CEO孙武先生:大家好,我算是酒店业的老老兵,现在我们做的叫逸扉酒店,是一个新的品牌、合资公司,后续在论坛环节再给大家介绍。

丽笙酒店集团中国区酒店筹备及运营总监彭宥翔先生:谢谢主持人,谢谢与会大咖及各位来宾,我在这个行业当然没有孙总这么资历老,我大概1990年一直从事这个行业到现在,也有快30年的时间。从集团的运作来讲,刚才花总,还有蒋总提到的所有东西,我很有感触。我想现实它是现实,但是长江后浪推前浪,我们必须还是要把这些问题去一一解决。在接下来论坛里面来讲,我会多次提到丽笙酒店集团在中国区的本土化。谢谢。

Club Med 开发建设及项目管理副总裁吴敏女士:大家好,非常高兴能来到这里,我来自Club Med,负责亚太区的开发建设,我2010年加入Club Med,大家知道Club Med来自法国,地中海俱乐部,是一个非常具有匠心的品牌,七十年来我们一直非常专注做一件事——度假村。度假村是一个比较细分的领域,Club Med在比较细分的领域做到极致,而且它奉行单一品牌,这么多年来我们专心把这一个品牌做好,在中国目前已经有七个度假村,Club Med进入中国比较晚,也希望在这里跟各个同行和前辈学习,为品牌带来创新,感谢有这样一个平台给大家分享。

悦榕酒店集团中国区副总裁王建伟先生:大家好,非常高兴来到这里,天天慢慢转凉了,经过一轮的酷暑,今天终于可以喘口气。我们在此讨论的话题非常有意义,历经前段时间的风口浪尖,我们终于可以坐下来谈谈酒店业本身的事情,非常高兴能够参加这个讨论,谢谢。

世茂集团副总裁、上海世茂酒店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裁、世茂喜达酒店集团总裁唐鸣先生:大家好,我是来自世茂喜达集团的唐鸣,我们是本土化的产品。我从1990年开始加入,最终做到国际管理公司的副总裁。2015年后集团更加本土化发展,我到世茂集团做业主方,现在更加专注于主打我们的本土品牌,当然从我们集团的角度来说,未来要从策略上反过来看中国的本土品牌如何做到国际化,谢谢大家。

钓鱼台美高梅酒店集团副总裁李军先生:大家好,非常高兴参加酒店高参的论坛。我们是钓鱼台美高梅酒店集团,我主要负责品牌,设计工程还有前期的发展工作。刚才花总跟蒋总开了一个好头,在中国酒店业在经过40年发展的时候,我觉得的确有值得大家思考的东西。大家可以保持比较清醒的认知,也是能够促进中国酒店业未来健康发展的好事情。我相信花总和蒋总的讨论,也不是对酒店业没有自信,而是有一些值得大家深刻思考的东西。我们作为中国酒店业的酒店人,应当在酒店业深思的道路上做贡献,谢谢。

凯帝集团亚太区总裁贾琼女士:听完六位嘉宾的自我介绍之后,我对大会的组织者产生了非常强烈的敬仰之情,大家看一下台上的六位嘉宾,他们囊括了所有海外品牌在中国落地的千万种可能。第一类就是中美混血儿,一位是逸扉酒店,凯悦酒店和如家酒店的连锁品牌,另外一个混血儿是钓鱼台美高梅,它是一个高端大气上档次带着中国国礼待遇的品牌,是非常典型的中美品牌的结合。第二类是带着海外基因,但是在本土生长的我们唐总自产的品牌。第三种,海外品牌来到中国单打独斗的悦榕酒店。还有一种,被中国完全包养的也就是我们的丽笙酒店,还有被复星收购的Club Med。首先从我们最年轻的中美混血儿开始,凯悦如家孙总,我2015年认识孙总,当时孙总担任的是总经理,那个时候孙总在致力于把英国品牌引入中国,做中国的混血儿。2016年孙总加入了华住,是一个中法混血儿的感觉,现在孙总又加入了凯悦和如家,如果说中国有一个培养混血儿的专家,那就是孙总。孙总谈一下在这么多年,你培养混血儿的经验是什么?

07.jpg

凯悦逸扉酒店董事CEO孙武先生:搞的我不像保姆像代孕妈妈,我此时此刻心情难以平静,因为刚才听了花总和蒋总的谈话,参加了论坛,刷脸没有意义,希望认识更多好朋友,细细听到更多的真知灼见。刚才花总的一席话说得我心潮澎湃,并不是因为他手中有金箍棒。为什么离开华住,为了追求我的理想和梦想,别人说你的理想有点贵,我在华住的股票还是蛮值钱的。中国酒店业干到现在有种所谓四两拨千斤的感觉,来活动之前我看到花总、袁岳老师都有参加并做分享,圈外人从数据和体验的角度来探讨,我觉得更有意思。刚才主持人说的话题对于我而言,我不太关心它是中外混血或者是雅高,是凯悦,那又怎样?

国际品牌也好,本土品牌也好,这个品牌你要干成一个什么?你自己挂一个凯悦的名头那又如何,重要的是我们想做一个什么样的酒店给我们的消费者。我一直希望去探索一条既有发展效率,又有品质的方式,希望国内的公司提高它的价值,怎么能够既结合起来,又能够满足我们的客人。花总提到了住一千多次工作人员都不知道客人是谁,住第一次和住一百次没有区别。第二,我们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前天我们开产品会。第一件事,把总经理办公室拆掉,要什么办公室,总经理办公的地点就应该在一线。共产党怎么打天下的?就是官兵平等,我们现在总经理翘着二郎腿,让员工站在他面前,他坐在那儿训话,人性在哪里。我希望将来多少年以后,如果我们做一个品牌,我希望给人的感觉不是在硬件上,而是在待客的真诚上,在内部相处的平等和自由上。

凯帝集团亚太区总裁贾琼女士:孙总依然是江湖气很重的,我们谈一下你的新品牌,关于逸扉酒店品牌有什么大的区别,未来发展策略是什么?

凯悦逸扉酒店董事CEO孙武先生:少讲一点,首先是凯悦和如家合资成立的一个公司,专门打造中高端的品牌。未来我们也是希望这样的中高端品牌是结合效率和品质的发展。我们目前在上海、北京已经开始做直营店,很快就会出来,计划在五年内,我们也没有目标太多,签三四百家,五年内我们希望能够开一百家,希望能够做成我刚才说的样子。在细节的打造,餐饮的打磨上,凯悦团队非常给力。另外一个就是如家的团队,确实也做了很多工作,尤其他们在效率、成本这些方面还是非常到位的。

凯帝集团亚太区总裁贾琼女士:非常感谢孙总的分享,现在再来分享另外一个中美混血儿李总,刚才说钓鱼台宾馆是一个国宾馆,美高梅品牌是一个比较娱乐的品牌,按道理来说是不可能融合的,但是这两个却一拍即合。我相信这两者之间的文化差异是巨大的,李总能不能为我们分享一下,当二者结合在中国落地的时候,你们遇到了什么样的困难,又是如何解决的,未来这个品牌在中国是一个什么样的发展策略呢?

06.jpg

钓鱼台美高梅酒店集团副总裁李军先生:的确如大家所说,我们进入中国12年,是一家钓鱼台和美高梅的合资公司,不只是纯商业性的双方合作,更多的是有诸多高层的关注,合资公司成立不长,但是背负的压力还是很大的。美高梅是美国知名的娱乐公司,它的出生地是拉斯维加斯,钓鱼台国宾馆是中国有些官方的。因此,根源上我们不是一个传统型的酒店。我们创立之初就在用一个新的眼光看这个问题,我们希望在酒店业做一些既符合钓鱼台又符合美高梅的精神的东西,这个问题我们考虑了11年。我们本身也是一个创始团队,主要就是思考和解决两个问题。

第一个问题,让钓鱼台品牌走出钓鱼台国宾馆的院子,第二个如何把源于拉斯维加斯的美高梅核心精神传递到没有赌场的美高梅。市场是你的战术行为,但是背后品牌的能量和精神是战略的行为。对于中国文化的复兴和文化自信,钓鱼台品牌在其中继承了部分国家文化的品牌特色;对于美高梅来讲,我们新的形式就像这几年酒店人的穿着打扮一样。过去参加论坛的人都穿西装打领带,但是现在越来越少人打领带了,这也是我们认为美高梅的活力娱乐和悦动的精神,新时代的脉搏把原来一些很沉闷的东西要扔掉。两百年前你进一个酒店要非常的安静,一定要没有声音,是不是大家现在可以开心一点,轻松一点。?我们认为美高梅的品牌精神就是从这个角度切入到市场上。

凯帝集团亚太区总裁贾琼女士:下面我们看海外品牌在中国的另外一个可能,有海外基因的酒店品牌怎么在中国土生土长起来,世茂的唐鸣总,酒店的地产人,地产的酒店人。唐鸣总和世茂喜达的合作,大家知道,喜达屋是全球最大的酒店投资资本公司,世茂和喜达组成这个合资公司之后,他们创建了新的品牌。今天想请唐鸣总分享一下,你们新的品牌和世茂自己的品牌有什么不同,碰到什么挑战又是如何解决的,未来在中国的发展策略是什么样的?

05.jpg

世茂集团副总裁、上海世茂酒店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裁、世茂喜达酒店集团总裁唐鸣先生:世茂作为业主的时候,我们就做自己的品牌,当时创建这个品牌时,更多的是为我们世茂集团旗下自己的物业使用。2004年我们开始做自己的酒店事业,2004-2014这十年当中都是自己做。后来进入到了三四线城市,投资回报不好,投资公司对于我们要求偏高,政府拿地的要求也很高,很难真正让酒店资产良性循环。到2017年世茂和喜达合资以后,这个品牌就是我们世茂的了,也符合拿地的要求。合资品牌成立后,所有的品牌是所有合作伙伴、未来合作的业主共同拥有的。

因此我们一定要把这个品牌做得更有特色,在市场上有区分度。我们做得最多的事情就是不断的品牌升级,我们从2017年底开始做“睿选”系列的品牌,重新推出品牌的Logo、内涵,去年下半年把我们的高端品牌做了内容的丰富和升级。直到今年上半年我们推出了共同打造的新中国品牌,这个品牌最大的不同之处是未来希望能够走向国际,实现真正的国际化。打造这个品牌过程当中我们碰到什么挑战?挑战很多,因为现在无论国际管理公司还是国内管理公司都在打造面向新一代人群的品牌,大家都在做时尚的高科技跨界的设计。到底我们能不能从根本上解决这个问题,我们找到一点,对于千禧一代的人群,除了通过高科技时尚的跨界来满足他们日常需求以外,在精神层面要使他们有更好的归属感。我们做了大量的市场调查,中国千禧一代有非常好的群体特点,他们为身为中国人这样的身份感到非常认可,为作为中国人骄傲,我相信随着近期的香港事件,年轻人的爱国情怀会越来越强。

因此我们更多从这个层面打造更深层的品类,这个品牌我们与很多国内知名的IP、酒店中好的产品合作。我希望未来打造出一个有中国制造和中国智造标签的酒店品牌,这个品牌能够在国际舞台上展示我们中国新一代的品牌印象,提升我们中国领先于世界的高科技、高人文,包括新的科技体验,这是我们努力的方向。我们整个的发展策略主要还是聚焦在中国,未来我们的目标是10%-15%的项目在海外,同时我们还在考虑关于中国的品牌怎么国际化的问题。虽然刚刚花总、蒋总讲了中国酒店业面临的问题,但是我个人对于中国酒店业还是很有信心的。毕竟从整体上看,我觉得跟国际品牌比,我们还有很多空间。我们收的房费可能是国际房费的1/3,员工费用也是他们的1/3,但是客人服务的要求是一样的。很多人说中国酒店的服务是0,如果中国服务是0的话,美国肯定是负数了,中国的服务跟美国来比还是领先的,基本做到了代表东方人文的服务,当然还有不少提升的空间,作为中国人我们还是很有信心把中国酒店打造好,谢谢大家!

凯帝集团亚太区总裁贾琼女士:百分之百的中国制造又是如何落地发展的?第三种可能,海外的酒店品牌,有着百年悠久历史的是丽笙酒店集团,另一个是有着七十年历史的Club Med集团,被中国的富豪收购。我想请彭宥翔先生给大家分享一下,当纯正的美国品牌被中国收购之后,是不是加快了它在中国本土化的进程,你们是如何做的?这中间有什么样的改变,未来的发展策略又是什么?

丽笙酒店集团中国区酒店筹备及运营总监彭宥翔先生:丽笙酒店集团一共有七个品牌,丽笙、丽笙精选、丽筠、丽亭、丽芮、丽柏、丽怡,1400多家在营,还有在建的酒店。其实在进入中国之前,我们很早就已经在中国落地生根,寻求更好的适应和了解。但还是没有像其他集团这样蓬勃发展。当然,我们在2018年就启动了五年计划,这个五年计划里面包含着多达23项关于整体品牌的重塑,在重塑的过程中,本土化的DNA就会被放进去。我们在去年3月份就由卡尔森更名为丽笙酒店集团,通过品牌在各方面的推广,把丽笙的标准进行重塑。

我们很高兴去年11月份,锦江国际这边完成了对我们全面性的收购。这使得锦江国际拥有了1.2万家酒店,130万间客房,跃升为全球第二大的酒店运营商。大家都知道,一个品牌其实不外乎就是希望有所谓的辨识度,这个辨识度因为“爸爸妈妈”不一样的思维路线,使我们能够有更多的方式让所有的客户体验。品牌怎么样本土化,其实就是需要有人消费,我们加入了锦江国际的平台,它有1.5亿个会员,我们本身有1300万的会员,我们的会员体系是非常庞大的,但只有更加在地化的服务才能吸引客人。我们从国内走向国际,但是又从国际走回来国内,这是我们所看到的比较大的调整,也是其中比较巨大的变化。毕竟在锦江国际的领导之下,我们也有很多的路径,相信铺层更能够深化。我们在未来的一线城市、新一线城市,二三线城市都有很多的铺层。对于酒店业主而言,其实最想要的就是赶快回收,赶快赚钱。

当然了,如何在不失去好的服务的同时,又拥有这么好的活力,我们还是要从全局着手,不管是客人还是内部员工,所以我们做了比较大胆的所谓人员组织优化的动作。设立一个盈利目标,在运营第一年以内一定要达到损益平衡,在这个基础上做一些铺层,你想要赚多少钱只能花多少钱,这个打破了有些酒店品牌原先的意思,新酒店大概需要两三年,24个月之后才能获利。而现在我们能做到低到0.6、0.7左右回本。那么如何做到尽快回本呢?从产品部分讲,衣食住行,吃是人人都需要去关注的,我们在中国区的早餐计划中做了很多中西菜肴比例上的调整,也得到了不错的评价,而在我们的总成本中,早餐部分下降了将近两个百分点。

这些种种,都是希望让消费者更能够享有他所想要的东西。刚才提过,我们在中国已经落地了一段时间,对于比较早落地的酒店,为了更好的迎合本土化市场,我们也做了一些房型的改造。在未来新酒店的建设中希望能够把中国客人喜好的东西投入市场,市场毕竟是一个越来越细化的东西,也就是越来越需要你去关心的事物。最后讲到未来在策略上,我们是知道目前特许经营是酒店行业的一个趋势,其实特许经营是一种模式,但是我们更看重品牌方面的特许经营。目前我们有一半的品牌还未在国内落地,但是也正积极的跟一些投资者探讨品牌特许经营合作模式。我们期待在这一年半的铺层之下,能够在2022年的时候,中国区有三倍的成长。我们拭目以待,也希望我们能够一直突破最初的计划。

凯帝集团亚太区总裁贾琼女士:非常感谢彭总的分享。相较于丽笙酒店,一个美国的商务酒店来到中国,地中海俱乐部这个度假酒店在中国的落地是巨大的挑战,因为度假是一种生活方式,地中海俱乐部是法国人的品牌,法国人的生活方式及亲子教育方式跟中国不同。它刚刚来到中国的时候,很多人说有些活动与中国父母带孩子的方式是不吻合的。能否给我们分享一下,地中海俱乐部被复星收购后,如何使品牌更适合中国人的家庭生活方式,你们未来的发展策略又是什么?

03.jpgClub Med 开发建设及项目管理副总裁吴敏女士:地中海俱乐部其实是真正把法国人的度假方式推广到全球的平台,每个区域都做出了属于自己的特色。2010年来到中国的时候,它做了非常聪明的举措。中国市场是一个非常复杂且难懂的市场。所以复星是我们主动的选择。当初整个董事会决定要在中国找一个引路人。正好遇到了想要全球化的复星,双方可以说是一拍即合。地中海自身的品牌基因非常因地制宜,能够观察当地人的生活方式,同时复星给了我们非常好的建议。确实法国人的生活方式在很多方面和中国人的喜好不太一样,法国人非常喜欢夜生活,Club Med的酒吧文化非常著名。法国人喜欢躺在沙发上晒太阳,非常热爱阳光,但不是每个家庭都有这样的喜好。Club Med进入中国以后,它非常关注中国人喜欢的生活方式,在我们品牌基因中可以找到那些可以跟中国家庭结合的东西。

比如说中国家庭非常非常重视孩子,我们以前在别的度假村,一周做一次mini俱乐部秀,我发现中国的家长非常喜欢这个环节,我们在每天表演之前加上Mini俱乐部这个环节,受到了大家的喜爱。中国人的用餐时间非常早,很多中国家庭一大早就在外面等饭了。我们就调整了中国的用餐时间,从12点一直开到凌晨,也满足中国人吃夜宵的需求。同时,我们也去做一些中国家庭喜欢的游戏,我们把一些综艺节目,类似于中国好声音搬到夜间的舞台上。Club Med的品牌基因是快乐,我所做的所有的事情最终目的是让家庭到我们度假村来,能够找到自己跟家人的连接,留下属于家庭的美好回忆。所有的产品打造都是围绕着客人终端需求来设计,而不是拘泥于品牌的某一种标准或者流程。所以它的这种经营特色使得它的适应能力非常强大。

回到你刚才问的问题,复星给我们带来哪些启示和指引呢?复星是非常好的合作伙伴,最早只收购Club Med 7%的股份,到2015年最终完成了全部的收购,在过程中间大家相当于是先谈恋爱再结婚,互相已经有了很深的信任。基本上复星没有介入我们的日常管理,是非常独立的进行经营。主要体现在两大方面,第一我们推出了更适合中国家庭的Club Med 周末度假。花十天、一个月在同一个地方待着,这样的需求对于目前中国的主流市场不现实。因此我们推出了这个微度假产品,在一二线城市,两个小时自驾。我们从2011年开始酝酿,去年已经开出来两家,在市场上得到了非常大的认可。特别是今年推出北京周边的延庆,一面世就引爆了市场。第二,数码化走de更快,让我们觉得非常骄傲的一点是,中国人在科技数字化这一块非常领先,在这一点上中国股东给我们非常大的启示。Club Med在2015年以后做了很多这方面的创新举措。花总说的,希望我们带来的不是新品牌新产品而是新体验。所谓的数码化应该是帮助客人更好的体验产品,能够有更棒的娱乐体验。我们举一个例子,比如说很多度假村取消了房卡,因为客人经常会不小心忘记。很多女生没有口袋,她要去游泳必须带一个包。Club Med有一个手环的概念,我们做成一个数字化的手环,这个手环可以开门,可以付钱。如果客人去打网球或者滑雪的时候,这个手环可以打开所有的东西,这些数字化的创新是这几年复星给我们的支持。我觉得复星的收购原则是中国动力嫁接全球资源,这非常形象的形容了我们之间的合作。Club Med有70年的度假领域经验,这些人才的积累嫁接了中国的市场,我觉得这是非常好的合作的典范。

02.jpg凯帝集团亚太区总裁贾琼女士:谢谢吴总的分享,我们现在还有最后一位嘉宾,来自悦榕酒店,是一个在中国没有爹妈照顾的孩子。海外品牌于中国单打独斗的生活,一定经历了很多困难,您可以分享一下,你们遇到了哪些困难?    

04.jpg

悦榕酒店集团中国区副总裁王建伟先生:补充一下,刚才您说的悦榕酒店在中国没有爹妈,我们找了一位爹,我们去年跟万科在中国组建了一个公司,叫做悦榕万科中国。我们本来就是想创一个亚洲品牌,再走向世界,这和很多在中国发展的欧美品牌相比,可能正好是反过来的。品牌是什么?不是简单的听名字,而是有很多的文化底蕴,文化的概念就是有很多东西要坚持。目前我们遇到的困难可能是在中国坚持品牌文化的时候,有很多的障碍。比如说我希望本土化是一个比较正能量的,我们能够入乡随俗,但那个俗不是什么俗都可以随的。中国大妈习惯于在阳台上晾衣服,这种俗是不是要随呢?可能大家的回答都是一致的。把优质生活方式带到中国,再与本土相结合,能够给我们的住客带来更好的体验,使度假、休闲生活更加有意义。比如说环保。今年年底我们要在全球所有的酒店实现无塑料化,我们在全球其他地方都已经实现了,在中国不好落实,这是非常遗憾的事情。你把罐装水作为饮料,这个需要很多许可证。我们一直在坚持做一件事情,就是把服务费拿出来给员工的酒店之一,当然也碰到很多阻力,但我们还是在坚守。

凯帝集团亚太区总裁贾琼女士:谢谢王总的分享。在最后结束的时候,我请各位嘉宾每人说两句话,一个是概括自己酒店品牌的特性,另外一个是给在座的各位酒店从业人一句建议,怎么样实现国际酒店品牌的本土化,从孙总开始。

凯悦逸扉酒店董事 CEO孙武先生:希望我创立的品牌可以兼顾品质和发展的速度,兼顾规模化的扩张以及真诚人性的对待,回归到酒店的本质。建议不好说,体会经验不敢讲,教训弯路也有过,有兴趣的话我们可以私下探讨。

丽笙酒店集团中国区酒店筹备及运营总监彭宥翔先生:怎么样本土化,战略还是很重要,知己知彼,百战百胜。

Club Med 开发建设及项目管理副总裁吴敏女士:与时俱进,因地制宜。   

悦榕酒店集团中国区副总裁王建伟先生:如果归到我们品牌特征的话,本土化就是我们的品牌特征。本土化的经历里,我觉得重要的是要坚持和妥协并举,朝着正能量的本土化发展。

世茂集团副总裁、上海世茂酒店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裁、世茂喜达酒店集团总裁唐鸣先生:关于我们品牌,我希望我们未来能够做到,不管是酒店的产品和酒店的服务都要中国智造,把大家认为的价格至上,变成价廉物美。我觉得所有的国际化酒店要延续在中国的发展和势头,必须研制出一套中国模式,目前国际化公司还是在中国模式下做一些中国特色。两个月前在美国参加了洲际全球大会,美国、欧洲、澳大利亚很多人都认为中国是一个特殊的国家,我觉得中国应该有一个专属于自己的模式,只有这样才能在中国继续成功。

钓鱼台美高梅酒店集团副总裁李军先生:我觉得要以开放的心态,中外融合取长补短,因为各有各的长处,各有各的缺点,融合之道,谢谢。

凯帝集团亚太区总裁贾琼女士:谢谢,忽然对中国的酒店业产生了一种阳光积极未来可喜的看法,感谢各位嘉宾的真知灼见,让我们对国际酒店品牌本土化的发展策略及趋势有了更为清晰的认识。过去,我们会发现在酒店峰会上都是一大批的外国人或者外籍人士侃侃而谈,这两年我们发现,当聊到国际酒店某环节的时候,桌上都是黄皮肤的中国人,这也是对我们这个论题简单的诠释,国际酒店集团进入中国以后,它已经是在追求本土化了。不管是本土化的人才、思维、机构设计还有沟通方式,我们希望这种兼容共济的本土化的国际酒店策略能够在中国取得成功,毕竟他们成功了,中国的酒店投资者就成功了,中国酒店职业经理人可以从几十年或者上百年的发展过程中间能够获得养分。

浏览更多